-->
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大清隐龙 > 3476 逼婚!
    五爷奕誴死活没想到,今天居然是他的幸运日啊,庆王府里赢了一大堆的金子不算完,回头还当官儿了。

    总理衙门的副大臣,这已经是跟富庆平级的高官了,内务府是满人八旗管理的中枢,也交给自己了。

    随时这都是虚名,奕誴明白回头做主拿主意的还得是别人,总理衙门谁也绕不过鬼子六去,而内务府实际背后的控制者还是两宫太后。

    权利是虚的但是名声可是真的,再说了万事发展都是先开口子后渗透,只要有名分了以后也就有了运作的机会,怕就怕的连一点口子都没有。

    曾国藩提出的头一件事儿算是比较圆满的解决了,奕誴马上出发跟翁同龢他们会合,以总理大臣和内务府主管大臣的双重身份带领迎驾的队伍从大沽口乘坐海船直奔上海。

    小五爷也不多想里面的弯弯绕,直接一拱手说道“哎呦……我这差事换了,怎么也得给我配上一套新的顶戴花翎吧?”

    “我这朝珠也是够旧的了,多赏几颗东珠,多挂几颗珊瑚啊……算了,两位嫂子您下个旨意,让我去御库里挑两挂如何?”

    奕誴说的也在理儿,什么身份就得配什么打扮,按理说这朝服、朝珠什么的都得自己个花钱置办,但是眼下时间太紧了,现打造也来不及不是。

    而且东珠这玩意在清朝一直都是管制珍宝,到一定级别的东珠都是不允许交易的,奕誴升官了,这东珠也得朝廷赏赐。

    今天千头万绪的,两位太后也不会为了几挂朝珠为难小叔子,慈禧大方的说“去去去……叔叔自己挑去,喜欢什么拿什么,别耽误时间就行……”

    “得了!二位嫂子你们先聊着,我这就去御库……”

    小五爷出去了,屋子里又少了一人,曾国藩喝了口茶润润喉咙强压着心里的烦乱,挣扎着接着议事儿。

    “微臣说的这第二件事,那就是万岁爷的大婚问题了……请问太后和王爷,陛下也该大婚了吧?究竟找谁家的女儿?什么时候大婚啊?”

    这句话一开口众人就有点变色了,屋子里就你曾国藩一个人是汉人,其余的都是满人,皇帝是爱新觉罗家的皇帝,这婚姻问题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个汉人指手画脚。

    两宫太后没有说活,奕譞先开口了“哈哈……大帅说这个干吗?咱们先议论迎驾的事情,怎么拐到陛下成亲的事儿上了?”

    奕?今天已经敏感的察觉到曾国藩的不对劲了,更是不会客气“曾帅……这个事儿好像不归您来管吧?”

    曾国藩也不恼,好像听不懂冷言冷语一样笑着说道“按照规矩,微臣作为一个汉臣是不能管的,但是事急从权就算微臣犯了规矩了,也得说……”

    “大不了王爷罢了微臣的官也无所谓啊……哈哈哈!”

    “你!”奕?一听这话气的都没法回了。

    这时候慈禧眼睛亮了,她是个聪明人,已经猜到了曾国藩想表达的意识是什么,赶紧挺直了腰笑道。

    “曾帅真是多费心了……我这个做额娘的当然是希望越快越好了,我倒是提前物色了一个,刑部员外郎风秀有个女儿富察氏,人品模样都是极好的……”

    还没说完呢,慈安也听明白了赶紧插话说道“要说人选,我也有一个,崇绮的女儿阿鲁特氏更是贤德,是上好的皇后人选啊……”

    “哈哈哈……微臣不管选谁,这个微臣不管,只要陛下能尽快的晚婚,我就心满意足了……”曾国藩拈须笑道。

    奕譞还诧异着呢“哪能这么快?万岁爷大婚是天大的事儿啊!各种御用品都得提前准备,景德镇烧的御用瓷器现在才出多少?江南织造根本就没有库底子……咱们甚至连新龙袍都得提前准备……”

    “没有四五年的准备怎么大婚啊?这差远了啊……”

    奕譞还真没瞎掰,皇帝大婚不同于寻常老百姓家,没有上千万两银子四五年筹备那都是不行的,瓷器、金银器、玉器、丝绸、漆器、木器……甚至桌椅板凳、大殿重修都需要钱和时间。

    这钱可以借也可以横征暴敛,但是时间怎么办?上哪去挤这个时间。

    奕?此刻也笑了“老七啊,别算了……咱们大帅这是着急让陛下亲政啊!所谓大婚其实不重要!”

    “王爷看的透彻,微臣就是这个意思!”曾国藩毫不客气直接就顶上了。

    果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曾国藩表面上看是逼婚,但是实际上是真为了同治帝好!

    因为在古代,男人是否成年要从他结婚时候开始算的,也就是说同治帝不管是十五岁亲政还是十六岁、十八岁亲政,他都要先完婚。

    必须有明媒正娶的皇后了,朝野上下才承认你载淳是个成年人,这时候你才有亲政的资格!

    先进行大婚典礼,然后进行亲政大典,这才算是合理合法!

    真实的历史上,同治帝大婚并不顺利,那时候正是慈禧和慈安相互交锋而且慈禧占了上风的时代。

    慈禧已经把揽了朝中大部分的权利,甚至鬼子六都被她给逼的赋闲在家了!

    那个时候,慈禧反而成了儿子大婚的反对者,为了自己的权利巩固她不断的推迟儿子大婚的时间,而且在皇后人选上也重重作梗。

    但是历史已经被肖乐天给破坏了,四九城的政治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景山那场内战让慈安的势力大涨,顺便鬼子六也练起了新军。

    慈禧反而成了权利最弱的了,这时候她比任何人都迫切的希望儿子早早亲政,这样权利就能很快的回归到他们母子二人的手里了。

    慈禧看曾国藩的表情已经是极度的谄媚了,此刻要是跪下有用她绝对二话不说给曾大帅磕头。

    忠臣啊,这才是忠臣呢,真心为朝廷着想的忠臣!

    曾国藩一点也不客气“太后,王爷……臣前面说了,臣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臣最后的心愿就是能活着看到陛下大婚和亲政的典礼!”

    “咳咳咳……难道臣临死前的这么一点点愿望都实现不了吗?”

    “这天下等候陛下亲政已经太久了……不能再乱下去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奕?他们再反对那就是公开造反了,鬼子六挤出一脸的笑容“大帅啊,其实本王也希望万岁爷早早亲政!”

    “没话说,万岁爷回来就操持这件事好不好……”

    “呵呵……微臣要的是时间!到底什么时候,给微臣准确的时间!”

    “明年六月还是九月,还是十月……臣要时间!”

    “你!”奕?起的都站起来了,曾国藩今天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他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