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第405章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顾骜做事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那就是他不会死等关键节点的条件完全满足,才继续往下推进。

    这是他前世在阿狸摸爬滚打厮混时就学到的。

    关键节点没攻克,也可以先迂回做好后续周边的配套工作。这样等关键节点突破后,就能势如破竹,水到渠成。

    连基辛格都不信“格林纳达问题会有反复”,那就把这个问题先放着吧。

    反正顾骜知道历史结论,知道格林纳达问题最后肯定会反复。

    那么,先强行解释一波。

    另外,就是要为美国人对格林纳达出兵,找好理论依据——这一点,顾骜一开始忽略了,但随后几天在华生顿的国际关系专业圈子里厮混,立刻就补课注意到了。

    历史上,美国从越南撤兵之后,就再也没机会直接攻打别国——黎巴嫩如今倒是有美国兵在,但那都是维和部队。

    理论上是去年年初以色列人把黎巴嫩打得稀巴烂、惹出来的烂摊子,美国并没有“进攻”过黎巴嫩和叙利亚的政府军。

    越战才结束八年,以越战的创伤,加上现在苏联人在阿富汗泥潭的教训,美国总统被国会绑得死死的,想对外动武非常困难。

    可顾骜又知道,历史上格林纳达被亲苏派翻盘后,美国没用多久摆平国会,就果断出兵了。这种侵略,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外交借口来遮羞和圆谎,是不可能实现的。

    可以说,格林纳达行动的成功,军事力量的功劳只占三成。至少七成的功劳,要归美国的外交有关部门。

    是那些部门,找到了合理借口,才让你有机会用石头砸鸡蛋。至于最后石头成功砸破了鸡蛋这个结果,含金量并不高。

    格林纳达只是加勒比海安地列斯岛链上的其中一个小岛而已,只有旅游业,被美军瞬间秒杀不是应该的么。

    那么,这个借口究竟是什么?怎么把这番说词论述得花团锦簇、提前不着行迹地在乔治敦大学的国际关系学报上,提个醒儿,到时候事发了,让人注意到这份先知先觉的功绩、从而为后续的预言和布局增加公信力呢?

    “又是这种提前报答案结论、然后逆推证明题过程的论文,真烦人,头绪太多太乱了。”

    顾骜在学校里踌躇了两天,眼看已经8月份了,他内心有些焦急。

    基辛格希望他9月份之前拿出秘密方案来,一起干一票,那他提前埋子布局的论文,怎么也得在8月份的《乔治敦国际关系学报》上体现出来。

    时间非常紧迫。

    顾骜绝望之中,只好又想起当年陪他做命题文章的老搭档。

    ……

    8月1日,夜。

    顾骜跟保镖们说,自己要休息了,别跟着。

    然后深更半夜,拿着自己偷偷复印带出来的一些内部期刊文章,自己一个人开着火鸟车,悄悄去了大使馆。

    “我找叶秘书。”进门时没有任何障碍。

    几分钟后,他就在新闻联络处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值夜班的叶纨。

    因为跟国内的12小时时差嘛,大使馆新闻联络处的夜班还是挺忙的,叶纨已经连续过了一年多夜猫子一样昼夜颠倒的生活了,所以平时跟顾骜交集并不多。

    使馆里其他两个新闻联络处的处长、副处长,年纪都比她大不少,至少也是30几岁。

    叶纨才虚岁22,年轻人能熬夜,愿意分摊夜班工作,也是一种上进的表现。

    所以好多领导都挺欣赏她的,包括杨大使在内。

    “忙么?”顾骜一见面,先给了叶纨一点小礼物,然后直男地问。

    叶纨看着他,简直无FA可说,默默伸手,缓缓把顾骜的小礼物,贴着桌面拉过来。

    是贴着桌面拉,很有气无力那种,似乎连抬一抬手拿起来都懒得拿,更没有兴趣打开看。

    “你从来是没事儿就不会来找我的,说,有惹什么麻烦了。”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以后我逢年过节多来找你玩。”顾骜诚恳地道歉。

    “少废话,姐不稀罕,我上个月生日你都没来。”叶纨一口啐回去。

    顾骜无话可说,叶纨是巨蟹座的嘛,上个月又是她生日了。去年的这时候,顾骜倒是很殷勤陪她,然后托她稍微帮了点小忙。(见VIP章节第300章左右)

    转眼又过去一年了,这次顾骜因为游戏机生意太忙、正好在跟世嘉争夺的紧要关头,所以给忘了。

    现在再想拜托老同学帮忙,难度系数陡然提升了呀。

    “女人真是复杂,要是给老子一个好感度经验条就好了。老子砸礼物都把好感度砸上来,可惜叶子这家伙明显不吃这一套啊。”顾骜内心默默的吐槽。

    只能有事儿说事儿了。

    顾:“我是有点问题想请教你,毕竟咱平时立场不一样,说不定你能有独门的见解……”

    叶:“私活不帮。”

    顾:“也不算私活,请你相信我,最终是对国家有贡献的。”

    叶:“那我勉为其难听一听。”

    顾:“一定要保密啊。”

    叶:“爱说不说。”

    顾:“这次不能打马虎眼,不保密可能有大祸,你必须无条件相信我,否则我只能当没来过,我自己再想办法吧。”

    顾骜顾左右而旁观,一副找后路准备走的样子。

    叶纨那叫气得,一拍桌子:“老娘发誓给你保密!你搞搞清楚,是你有求于我,不是我非要帮你!还有,你得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咱平时立场不一样,说不定我会有独门见解’。”

    顾骜松了口气:“这很好理解啊,我平时跟着基辛格念书的嘛,就研究着怎么对付其他国家,除非他命题,否则鲜少有琢磨怎么对付国会,对付自己人的。

    你是驻美使馆的啊,天天就琢磨着怎么对付美国人,说不定在找美国人内部互相算计的办法方面,比我在行呢。我也是实在走投无路,想不到这个领域世上还有谁比你专业。”

    顾骜说罢,发自内心地长叹了一声。

    他倒也不是没琢磨过“如何对付美国自己人”的课题——单说他当年刚来美国,基辛格拿秘密外交领域的课题考察他,他就显示出了这方面钻空子的才能,给基辛格谋划了好几条“应对国会质询”的方案。

    那方案很精彩,最后还逼得基辛格在课题展示环节,他都没念完,就让他把课件交上去,后面不能公开太多。

    不过,从那之后,随着去伊拉克的秘密任务顺利完成,基辛格就没再让他研究太多秘密外交方面的剑走偏锋、以及对付国会。

    国际关系和外交专业,也是可以细分成很多小的研究方向的。

    两年下来,顾骜琢磨的都是帮美国人对付外国人。所以在对付美国自己人、钻空子找漏洞方面,就不如叶纨专业了。

    术业有专攻嘛。

    顾骜那声长叹,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让叶纨很受用。

    五年了,终于在专业能力方面,压过顾骜一次。

    “那你就说来听听吧。”她自然而然摆出一副“本宫准奏”的架势,换了个坐姿。

    把一条腿搁到另一条腿上,翘着凉裙下面光滑的小腿和细带高跟鞋,一晃一晃很是得意,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顾骜趁机捧哏:“我想知道,如果美国人现在想出兵侵略一个因为内部变故、突然变色成亲苏的小国,他们该如何出兵、如何排除内部反战阻挠?”

    叶纨眉头一皱,柳眉一竖,拍案而起:“你问这个干嘛?你还敢说你是为国效力!你这明明是想帮美帝为虎作伥、为它欺负弱小找借口啊!”

    顾骜:“姐你冷静一点,我只是一问。我可以保证,那个案子无论我是否出谋划策,美国人最后都能顺利侵略成功的,不可能陷入泥潭。

    我只不过是趁机提前在一具美国敌人的尸体上多捅两刀,纳个投名状取信于敌,实际上另有所图。那个弃子跟咱国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顾骜好说歹说,总算让叶纨消弭了疑惑。

    叶纨想了一会儿,建设性地回答:“我觉得,如果有几个月的时间,慢慢酝酿那个国家对美国的威胁、以及营造一些他们侵害美国利益的证据借口,应该还是可以开打的吧。

    越战结束之后,美国还没对外正式发动战争过。之前几次尚未走到擦枪走火程度的尝试,基本上都是这个节奏,对面服软了,也就消停了。”

    顾骜摇摇头:“几个月太慢了,我总觉得,他们能琢磨出一条,不用一个月,甚至一周,就能出兵的借口。”

    叶纨一听,也被顾骜巨大的胃口惊住了。

    “顾骜!你是不是脑子不清醒了,这可是美国!不是军人毒裁国家!一个星期就宣战,还要绕过国会,这……这不可能做到。”

    顾骜坚持:“我觉得,肯定有人可以做到,如果不是我做到,那取信于人的机会就让给其他智库了。”

    叶纨被逼得脑子有些乱,也很委屈:“你这人,说话总是这么霸道……如果有其他人可以想到这种计策,为什么前几年的时候想不到?

    这些年来,比你假设的那种情况更危急的事情,都发生过了,美国人不还是没动兵。除非是最近两年又有了什么新的借口和对假想敌行为的推演依据……”

    叶纨说着说着,觉得脑中闪过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