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网游小说 > 重启游戏时代 > 第261章 电疗,不是最可怕的(1800月票加更)
    “靠!这个韩涛果然有问题!”

    汤盈气得都爆粗口了,差点直接按了。

    想到了会被抓,但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被抓。

    接下来的剧情都在意料之中,被带进13号室,进行了半夜的“治疗”,甚至第二天都没能正常跑操、上课,而是在医院醒来的。

    不过这些,游戏中并没有直接地去展示,除了从医院出来这一段是玩家操控,其他都直接通过过场剧情和曾宇的旁白来讲述。

    曾宇从医院中出来之后,再度融入了这个“有爱的大家庭”,只不过这次,他好像又再度变了一个人。

    如果说以前只是装作配合,那么现在,给人的感觉是已经完全失去了灵魂。

    显然,那一晚上,对他的影响很大。

    只是,在数值上的影响,却并没有汤盈想象中的那么大。

    顺从值大幅下降、抵抗值上升,压力值上升,健康值中等幅度下降。

    但总的来说,倒是没有直接导向bad ending,尚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所以汤盈没着急读档,而是先按照这个路线玩了下来。

    至于游戏中遇到的一些疑点,通过曾宇的旁白,也都逐渐清晰。

    “在这个地方,杨教授鼓励学员之间互相监督举报,举报别人,可以获得减圈的奖励,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还可以在接下来竞选班委的时候,有很大的优势。”

    “所谓的‘减圈’,是指把已经有的圈给划掉。后来我才知道,韩涛已经得到了四个圈,如果再有一个圈,或者杨教授搞一回‘三次激励’,他就得进13号室。”

    “我怀疑,之前的那张纸条,也是他特意扔在垃圾桶里的,至于检查,多半也是他私下里向班长王睿举报,两个人演的一场戏。如果那时候我没发现那张纸条,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栽赃嫁祸给我,因为他那个时候根本不在屋里,有不在场证明。”

    “可是,我销毁了那张纸条,所以韩涛改变了策略,以此打感情牌,骗我相信他。”

    “至于为什么要费尽周折地带我假装逃走,因为私下里有一条从没明说过的规定。杨教授最痛恨的行为,是私自逃跑,所以举报私自逃跑行为,奖励也是最高的,而且根据逃跑程度的不同,奖励也不同。”

    “如果我只是跑出了宿舍门,那么对韩涛来说,他可能只能消掉一个或者两个圈,但我跑到了东门,韩涛就可以直接把所有的圈全都消掉,而且这种杨教授眼中的‘重大立功表现’,对韩涛下次的班委竞选非常有帮助。”

    “我没有去质问韩涛,不是他太坏,是我太蠢。”

    “从那天之后,我们两个没有再说一句话。”

    “而且,我和他做舍友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新的一轮班委竞选,韩涛成功了,他很快要搬去班委专门的宿舍。而我,暂时将不会再有舍友。”

    ……

    第三章到此结束,紧接着是第四章。

    第四章的剧情,依旧是从宿舍开始。

    时间,是曾宇进入科技防卫专修学院两周后,细心一些的玩家会发现,这个时间和高永洲来采访是同一天。

    也就是说,采访已经结束了,高永洲已经走了。

    在看了第三章的剧情之后,曾宇面对高永洲为什么没有说出实情,也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在第三章,玩家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相信韩涛,然后被坑得吐血;二是不相信韩涛。

    不相信韩涛,也就意味着曾宇的顺从值和戒备心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自然也不可能对着记者说出实情。

    也就是说,不管玩家怎么选择,曾宇此时的戒心都达到了顶峰,自然不可能相信记者。

    甚至,怀疑这个记者是杨教授安排的演员,都很合理。

    下午的日记环节结束之后,曾宇回到宿舍,没过多久,韩涛也来了。

    两个人没说话,韩涛打开橱柜,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看样子是成功竞选上了班委,要搬走了。

    “你是不是很恨我,想杀了我?”韩涛突然问道。

    曾宇的身体明显震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

    韩涛显然也没期待着他会回话,仍旧自顾自地说道:“也许我应该向你道歉,但我不会那么做的。这个地方就是这样,相信别人,就是这样的结果。早点吃亏,就不会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只是想接下来的两个月,能活的舒服点。”

    “自己住的这段时间,好好想想。舍友,不是朋友,是互相监视的人,你也可以跟我一样,想不被电,就只能让别人替你被电。”

    “今天你被采访的时候哭的事情,只有我看见了。我不会上报给杨叔,就当是还你的人情了。下次,别再犯这种低级错误。”

    韩涛没头没脑地说了两句,拿起衣服自顾自地走了。

    曾宇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沉默。

    汤盈在屏幕前,也沉默了。

    显然,韩涛这个人物,并不仅仅是一个可耻的告密者。

    他的身上其实有很多的疑点,很多信息真真假假,但仔细分辨还是能把他的心态给猜个大概。

    为什么韩涛对逃出去的路线那么熟悉?他骗了很多人?不见得,如果他骗了很多像曾宇一样的人,他早就做班委了,不至于等到现在。

    也就是说,也许在曾宇来之前,韩涛一个人住的时候,他是真的试过很多次,想要逃出去,甚至连外面的路线,都摸了个七七八八。

    但为什么他放弃了这种想法,完全转变了态度,把目标聚焦在了自己的舍友身上?

    因为他实际上没有在外面接应的朋友?

    还是外面接应的朋友扔下了他,没有再回来?

    这些就全都不得而知了。

    但很显然,韩涛最后的这番话非常没有必要,如果是班长王睿干出这种事情,绝对是心安理得,不会有任何的负罪感,更不会向曾宇解释什么。

    也许电疗还不是这个科技防卫专修学院最可怕的地方。

    最可怕的地方是:它会让人异化,让人变成野兽。

    不过,被韩涛坑,在客观上获得了一个好处:韩涛搬走之后,曾宇就自己住在这间屋里,不会有一个随时监视着他的室友了。

    而且,第四章的剧情多了一个选项:玩家可以安排曾宇在夜晚醒来,自由活动。

    也就是说,没有了室友韩涛的监视之后,曾宇可以在晚间尝试着逃跑,当然,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