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桂芝从村里遛弯回来的时候,脸色还不大好看。

    对于村里那些流言,她是不愿意相信的,可事实摆在眼前,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由不得她不多心。

    先是男人出车祸,然后自家娶了林晓花进门,没多久自己大儿子的腿就断了,难道真是儿媳妇克人?

    再说自己的小儿子,好像也是儿媳妇开始追着天南跑的时候有的小儿子,然后小儿子的腿就不行了?

    这人啊,就怕啥事儿钻入死胡同。

    秦桂芝先入为主,就已经信了大家伙的流言,这会儿再联想,自己都会主动代入了。

    完了完了,大仙儿都说二花是个命硬克人的,还说她身上带了啥精怪,那会不会把天南给克死?

    他们家这一大家子人呢,一想到孩子爹回来,家里可能人都被克死了,老太太就不寒而栗。

    什么时候,都不要低估一个母亲保护孩子们的决心。

    林晓花正在院子里洗蘑菇,这也是从娘家带回来的榛蘑,是自家爹去年秋天在山上采的蘑菇晒干的。

    小鸡炖蘑菇,东北的名菜,这里的蘑菇说的就是榛蘑。

    “娘你回来啦?”楚天南的腿要好了,林晓花心里高兴。

    “我回娘家抓了一只鸡过来,天北正在收拾呢。天南说叫了我爹娘他们过来,正好我大姐明儿和我爹出门去我大姐夫那,咱们一起吃个饭。”

    要是放在平时,要面子的秦桂芝肯定也就痛快答应了,哪怕觉得儿媳妇浪费东西,也不会说什么。

    要的就是一个面子!

    可是今天,想到那些流言,秦桂芝就心气不顺。

    “啥家庭啊,咋天天吃鸡呢?”之前觉得这个儿媳妇哪儿都好,现在一想到坐在自己的面前的儿媳妇可能身上还有个精怪啥的,秦桂芝就双腿发软。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几个孩子,秦桂芝立马又有了力气。

    “不是我说你二花,你这也太败家了,天天吃鸡,咱们是啥家庭啊,就是个普通庄户人家,可不是人家董经理那样的人家,还能开的起小轿车啥的。

    你要是看人家的好日子眼红,正好我们家不耽误你,你去跟董经理过吧。”

    这话,可就太难听了。

    特别是从一个婆婆嘴里说出来,简直就是伤人到体无完肤。

    林晓花向来觉得婆婆是个脾气好的,冷不丁听到这样的话,就是心里一寒。

    她自认,从未做对不起楚家的事儿,又是个孝顺的,买布料都没忘了婆婆那一份,万万没想到,在楚家一个月了,竟然换来婆婆这样的话。

    强撑着没有掉下委屈的眼泪,林晓花越生气,反而越是平静。

    “娘,您这话从何说起?要是我做的有啥不对的地方,您尽管说。别动不动拿董大哥说事儿,人家也只是帮忙。”

    心思急转,林晓花也不是个傻的。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村里有人乱嚼舌头了。

    难不成是董爱国上次过来,还有帮忙接送楚天南啥的,让村里人说闲话了?

    林晓花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自己已经很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了。

    这个年代的人,哪怕两口子,在外人面前都没有亲密行为,何况没什么关系的陌生男女。正因为如此,都没让董爱国进过林家的门。

    结果还是出了这样的问题。

    那楚天南,他怎么想的?

    “娘,你可别听人乱嚼舌头,我和董大哥也不过见了几面,人家还帮了天南,可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

    怕楚天南多心,林晓花说的声音老大。

    房间里,楚天南听到了动静,就忍不住问了一句,“娘,又咋地啦?”那丫头怎么好好的提到了董爱国?

    秦桂芝这一次却没有听儿子的话。

    “还说没事儿呢,瞧瞧这董大哥都叫上了,他是你啥家的大哥的?叫的那么亲,你还说你俩没事儿?”秦桂芝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林晓花克人,只想把这个儿媳妇赶走,自然是挑难听的话来说。

    “别说你俩没事儿,没事儿人家能过来扔了二百块钱就走?水都没喝一口,要说你俩没事儿,我就不相信。

    也就我儿子老实,相信你的胡话......我告诉你林二花,你别想欺负我儿子,我们家要不起你这样的儿媳妇。”

    竟然直接赶林晓花走。

    林晓花气的浑身直哆嗦。

    自己日防夜防,却没想到,最终伤害她的竟然是婆婆。

    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了,再待下去,林晓花觉得自己会干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儿。

    “清者自清,既然您老这么说了,那我走就是了。”摘下自己做的碎花围裙,林晓花二话不说,直接出门。

    楚天南拄着拐杖刚出门,就看到林晓花大步离开的背影,就傻了。

    “晓花?”他喊了一嗓子,林晓花像没听到似的。

    早寻思什么去了?

    你娘大声嚷嚷那么久,你是没听到还是咋地?

    这会儿林晓花把楚天南也气上了。

    这事儿还真是她冤枉了楚天南。

    婆媳两个在院子里拌嘴,声音都不大。

    秦桂芝并不是真的怀疑什么,目的就是赶走林晓花这个可能克人的儿媳妇,林晓花又是担心村里有人乱说什么,两人都存着理智。

    楚天南就听了个一知半解的,正准备出来问问清楚,结果林晓花一气之下就走了。

    “娘,好好的你赶走晓花干啥?”楚天南也不是个傻的,自家娘最后的话他还是听到了。

    克人的儿媳妇走了,秦桂芝也松了口气。

    “这事儿你别管,回屋,我给你做饭。”

    正好楚天北拎着收拾好的鸡回来,“嫂子,我收拾好了,给你剁了......”没看到林晓花,他还愣了一下,“娘,我大嫂呢?”

    “你大嫂,你大嫂,啥都是你大嫂。以后她不是你大嫂了,她回自己家了。”秦桂芝想的简单,“反正他跟你大哥也没圆房,以后咱们两家就断了。”

    楚天北:“......”少年一脸懵逼,狐疑的看向自家大哥。

    楚天南脑子嗡嗡的,“娘,您说什么胡话呢?”这结婚的大事儿,那是能说断就断的?

    那边秦桂芝却惊呼一声,“老大,你不是把她睡了吧?”

    楚天南:“......”这都哪跟哪啊。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