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修真小说 > 风云中州 > 第八十三章 真相
    杨棅忠走到棺材前,就停下脚步。众人跟着走到那棺材旁边,都不知这口棺材有什么玄虚。

    许佳玲一直认为萧爻不会武功,见萧爻以强大的内力打败王在柄,顿生怀疑,以为萧爻骗了自己,心里郁闷难受。待见到萧爻跟路尚溪的打斗后,萧爻那笨拙的打斗法子,不像是个有武功的人。对他的怀疑之念,有所减弱。加上赌了一阵子气后,心情才渐渐回转。

    倒不是萧爻用什么特异之能令她转变念头,而是亲眼见到萧爻跟王大柄和路尚溪的打斗过程,心中有一种直觉,觉得萧爻并没有欺骗之意,心情才得转变。又看到杨棅忠无故怒匡他自己,这事来得十分突兀,冲淡了对萧爻的怀疑。此时,便又站在萧爻身旁,一同观望那口棺材。

    萧爻向棺材望去,忽然发觉,那棺材盖板的中间竟然蒙着一块纱布。透过纱布望去,棺材里竟躺着一个绝色丽人,其形貌与许佳玲十分相像。稍微不同的,许佳玲的脸蛋要瘦长一些,那人的脸却较为圆椭。

    萧爻心中惊讶:“先前曾围着棺材绕了十几圈,竟一直没发觉棺材里有人。”忽然明白了杨棅忠跟左良材的那句对答‘她们确实很像。她们自是指许佳玲跟许佳琪’。

    却听许佳玲叫了起来:“佳琪!”随即问道:“佳琪怎么会躺在这里?她怎么了?”声音里不自觉的透着几分恐惧和伤心。毕竟,躺在棺材里,就意味着死亡。

    这一来,人人都知道,棺材里的人正是许佳琪。

    萧爻见许佳玲神色激烈,很想安慰她。但不知是该说‘节哀顺变’,还是说‘你先别急。’不是没有安慰的话,反而是多了,不知该用哪一句更为适当,一时嘎住。

    左良材道:“杨兄,是谁杀了许佳琪姑娘的?是那些泥腿子吗?”

    史可法问道:“杨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佳玲道:“是谁杀了佳琪?是谁杀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问,杨棅忠一时不知该先回答谁。

    萧爻向杨棅忠看去,见到他脸上肿起的掌印。忽然想到:“这口棺材定是杨兄放的。可是他为什么会掌匡自己?棺材上为什么会蒙着一块纱布?许佳琪到底生死如何?”脑袋里也忽然冒出数个疑问。

    却听杨棅忠道:“你们别急,都听我说。这事是我做得不好。”

    许佳玲是许佳琪的堂妹,关心之情,胜于别人。一见到许佳琪躺在棺材里,只当她已遇害,就有了报仇的念头。事情的原委又只有杨棅忠清楚,然而,他又说什么是他做得不好。如此前言不搭后语,倒把众人都弄进了五里云中。

    萧爻想了想后,心道:“棺材上蒙着纱布,而没有闭死,那是为了出气用的。这么说来,许佳琪有可能还活着。”晃眼看去,见杨棅忠脸上也很着急。问道:“杨兄,许佳琪还活着吗?”

    杨棅忠忙点头。道:“她必定还活着的,我放她进去的时候,她还好好的。”

    棺材里躺的一向只有死人,任谁都会这么想。一听到躺在棺材里的人居然还有可能活着,左良材、史可法、许佳玲都是一惊。

    许佳玲惊问道:“你说什么,是你放进去的?佳琪还活着?你这天、、、、、、你为什么要把她放进棺材里?”

    她情急之下,直要骂出口来,忽然想到杨棅忠也不是坏人,骂到天字上,后面的‘杀的’二字终于是免了。

    萧爻道:“先把许佳琪姑娘、、、、、、出来。”他见过将死人抬进棺材里的场面。这个抬字,说成抬死人,原是没错。可许佳琪有可能还活着,那就不能算是铁定死了。说将她抬出来,似乎不够妥当。要说成请出来,可许佳琪还躺着,不会说不会动,怎么请得了?说成拿出来,许佳琪是人非物,更加不合,用弄也是不成的。只好将抬、请、拿等字统统免去,成了‘先把许佳琪姑娘、、、、、、出来’,一句读不通的话。

    杨棅忠忙道:“是,是,是该先把许姑娘、、、、、、出来。”杨棅忠心情有些慌乱,一时不假思索,犯了同样的错。

    左良材和史可法也说道:“是应当先把佳琪姑娘、、、、、、出来。”这二人原为饱学之士,不应该犯这种语法错误,但此时,情绪颇为紊乱,忘了措辞,竟也说了一句不通的话。众人心中又都想着人命大事,而人命关天,自然比一句错话重要得多。纵然人人说了语意不通的话,却是谁也没那份心思来纠正了。

    杨棅忠、萧爻、左良材和史可法,四人分别托住棺材盖板的一角,道一声‘起’,顿将盖板揭开。这四人当中,萧爻年龄最小,力道也最弱,然手上也有百十来斤力气。其他三人,更不消说了。四人合力,拿一块棺材板,实在轻巧。脸不红,气不喘,就将那盖板摆到了一边。

    当棺材板一揭开之后,许佳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去探许佳琪的鼻息。一探之后,觉得许佳琪尚有呼吸。许佳玲道:“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许佳玲终于松了口气。

    那四人听得这句谢天谢地,都知道许佳琪还活着,也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许佳玲看着萧爻道:“佳琪还活着。”她的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股欣慰的神色。这是她得知许佳琪没死后,第一个跟萧爻分享这个好消息。

    萧爻点点头,也代她感到欣慰。突然之间,才意识到。亲人安好的消息,所带来的祥瑞之兆,平安之感,远非世间任何的花言巧语所能比拟,直比黄金美玉更可宝贵。

    却听杨棅忠道:“我总算没犯这大错。”说完长长的吐了口气,大有一种解脱之感。

    萧爻道:“杨兄,许佳琪姑娘怎会躺在棺材里呢?”

    许佳玲道:“佳琪虽然没死,可也不见醒转。杨、、、、、、杨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她先前听得杨棅忠将许佳琪放在棺材里,又不知是死是活,当真着恼,就要骂杨棅忠。在得知许佳琪还活着,心情才平和下来,恼怒之念即不复存在。她是那种心地明澈的人,着恼时,小脾气一上来,心中郁郁,难免会骂上几句脏话,聊作发泄。但雨过天晴后,所有的怨恼也就烟消云散。见杨棅忠年龄大过自己,那么,按江湖之礼,称他一声杨大哥,又有何非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