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丹武神帝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碾压
    滚――

    非常简单,也非常的暴力,秦羽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有时候说的再多都不一拳来的效果好,所以秦羽这一拳砸得那叫一个爽快,根本不管黄田坝的修为,也不管自己这一拳能对黄田坝带来什么样的伤害。

    “找死!”

    黄田坝被秦羽的出手给惹怒了,他黄田坝可是即将成为核心弟子的人,自己还没有出手呢,秦羽竟然先出手了,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砰――

    两人的拳头撞在了一起,一个人影直接被砸飞了出去。

    “知道狂人不会是黄田坝的对手,没想到核心弟子竟然呢出手了,我……”

    这名弟子正在洋洋得意的说着,不过他还没有说完被人拍了一下,然后顺着拍他的那人指的地方看去。

    “怎么可能?狂人的实力有这么夸张吗?怎么是黄田坝被砸飞了出去。”

    那名弟子像是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即可跳起来大叫了一声,不过马他又恢复了平静,然后以一副看穿了的目光看着秦羽。

    “跟定是狂人吃了什么狂暴丹之类的丹药,不然的话他又怎么可能是黄田坝师兄的对手呢?接下来该是狂人哭的时候了。”

    那名支持黄田坝的弟子非常肯定的说道,而且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最后甚至连他自己都相信秦羽是吃了药才将黄田坝砸飞的。

    不过其他人可不这样看,毕竟他们也是长了眼睛的,秦羽吃没吃药他们又不是没有看到,但是不管秦羽吃没吃药和他们都没有关系,他们只是来看热闹的而已。

    “很好,小子,你终于惹怒我了,我倒要看看你一个新内门弟子到底有狂妄,给我死!”

    黄田坝的武器是一把长枪,刚才那一拳他原以为可以将秦羽放倒,所以并没有将武器拿出来,不过当他被秦羽砸飞的那一瞬间,黄田坝知道如果不用武器的话,他还真有可能不是秦羽的对手。

    “蛟龙出海!”

    黄田坝出手直接全力一击,整个人和长枪合为一体,像是一头出海蛟龙一样,直直的冲向了秦羽。

    滚――

    秦羽仍然是一拳砸了过去,没有一丝花哨的地方,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一样。

    砰――

    黄田坝又一次被秦羽砸飞了出去,甚至连手的长枪都被秦羽砸得弯了下来。

    这时那些支持黄田坝的人不再说什么了,事实摆在眼前,无论他们怎么狡辩,都不会有任何的效果,毕竟所有人都不瞎。

    如果说第一次是因为黄田坝大意了,所以才会被秦羽砸飞出去的,那么第二次肯定不是他大意的了,要知道第二次时黄田坝可是连武器都拿了出来,但是仍然被秦羽一拳砸飞了出去,甚至连武器都被秦羽给砸坏了。

    “这狂人的实力提升得赶快啊,一次和高兴国打的时候还得花费一些手段呢,现在和黄田坝打都只是一招能解决了,狂人不愧是狂人,是厉害。”

    乾坤大陆之人都是崇拜强者的,那些弥天宗弟子原本还非常恨秦羽,毕竟造谣可是秦羽用了一些卑鄙的手段才将慕容晓晓收服的。

    但是现在他们不这样想了,以秦羽的实力,跟从不用什么卑鄙手段,相信慕容晓晓会和秦羽在一起,而且能够战胜内门十大高手之首黄田坝的秦羽已经够资格得到慕容晓晓的亲昵了。

    滚――

    在大家崇拜秦羽时,他并没有因为黄田坝被砸飞了而放手,甚至又一拳砸了过去。

    秦羽这是要做给其他人看,让其他人知道没事儿找事儿的下场,让那些想要找自己麻烦之人看看,找自己麻烦的后果是怎么样的,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来承担找自己麻烦的后果。

    砰――

    没有一丝意外,黄田坝又一次被秦羽砸飞了出去。

    巅峰时的黄田坝还不是秦羽的对手,更不要说是已经接了秦羽两拳的黄田坝了,这一拳直接将黄田坝打昏了过去,而且也受了重伤,相信最起码也得三五个月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秦羽的攻击实在是太霸道了,而且出手实在是太狠了。

    如果不是黄田坝的胸口还有一丝微弱的起伏,恐怕所有人都以为黄田坝已经死了呢。

    “怎么回事儿?在这里围着干什么呢?难道不知道宗内不允许打斗吗?”

    在那些弟子们倒吸了一口凉气时,一个非常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

    “执法队的人来了,这下子狂人要倒霉了,听说这执法队的队长和黄田坝有一些关系,现在黄田坝被狂人打成这个样子,恐怕狂人要被那些人给抓走了。”

    听到那个嚣张的声音时在场之人都打了一个寒颤,看样子对着这个执法队他们是害怕不已。

    “是谁将他们两个打伤的?难道不知道宗门之内不允许打斗吗?”

    执法队的队长走过来以后看到黄田坝和高兴国的样子时也是一愣,原来听到有人将黄田坝打成了重伤他还不信,以为是邢庆朋在说笑,不过因为他和黄田坝有些关系,所以才过来看看的。

    如果是黄田坝将别人打了,那么他会将两人都抓起来,然后让再将黄田坝放了,甚至还会让黄田坝再在执法堂揍那人一顿。

    如果是黄田坝被人打了,那么他仍然会将两人都抓起来,不过到时候是他们和黄田坝一起揍那个人,一直到黄田坝出气了为止。

    这种事情他已经做过好多次了,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不过因为卡是执法队的队长,而且又非常的有眼光,知道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可以得罪,所以一直都没有出过什么问题。

    而今天他刚来看到了重伤躺在那里的黄田坝,执法队的队长知道这一次黄田坝惹到了大麻烦,不过只要不是核心弟子,他都不害怕,而且他相信黄田坝不会傻到去惹核心弟子的,所以才会仍然这么嚣张。

    不过让执法队队长没有想到的是根本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但是那些人的目光已经告诉了他是谁将黄田坝打成重伤的。

    “小子,是你将黄田坝打成重伤的?难道不知道宗门之内不可以随便打斗吗?赶紧跟我回执法堂领罚去。”

    执法队的队长知道是秦羽对手时立即要抓捕秦羽,不过秦羽是那么容易被他抓的吗?

    滚――

    秦羽看到执法队队长伸过来的手时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