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丹武神帝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爱叨叨的九戒
    现在大部分人都在等待着那些最先进入阵法的人出来,然而让他们无奈的是,不管是成功的人还是失败的人,没有一个人从阵法之走出,这阵法好像是一个择人而噬的无底洞一般,不管进去多少人,都被它给吞噬掉了。品書網

    “怪了,怎么会没有人出来呢?难道说这其还有什么门道不成,不过不管他们成功还是失败了,总是得离开阵法吧,然而现在却一丝动静都没有,难道说他们都死在了里面不成?”

    那些聪明人对于这种情况也是一脸的懵逼,他们原本还想要问一下阵法里面的情况呢,现在好了,连人都找不到了,更加不要说是问里面的情况了。

    “老大,你看这些人,他们自以为非常的聪明,还想要让其他人为他们探索阵法,然而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一山更一山高呢?老大你早想过了这个问题,所以根本不可能让他们有这个机会,想要知道阵法之的情况,那只能他们自己去闯了。”

    九戒看到那些人急的抓耳挠腮的想笑,特别是看到这些自以为聪明的人那着急的模样,九戒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看的场景一般,笑的那叫一个甜啊。

    “你的废话还真多,不会老实一会儿吗?如果你再这么得瑟的话,我把你丢到下面去。”

    秦羽对于九戒的这种状态十分的不爽,从他们来了以后,没有见九戒安生过一会儿,不是在即叨叨这个是在那里叨叨那个,让秦羽十分的不爽。

    虽然说秦羽不准备收徒弟,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了那种天赋不错的人,秦羽还是不介意收两个的。

    而九戒在这里一会儿叨叨叨,一会儿又叨叨叨的,秦羽连看人的心思都没有了又怎么可能会不怼他一顿呢?

    “老大,你不会真的准备收徒弟吧,我告诉你,如果你……”

    砰――

    九戒看秦羽的样子不禁又想要叨叨起来,不过秦羽却不爽了,对着他一脚踢了过去,直接将九戒踢进了阵法之。

    “一天到晚知道在那里叨叨,你还是去阵法里待一会儿吧。”

    秦羽的话让众人不禁都笑了起来,确实,九戒还真的挺逗的,他一直在那里说话什么的,让人根本没有心思看那些闯阵法之人,而且九戒没事儿还要评价一番,不过他的评价让人还真的是哭笑不得。

    “老大,你这也太狠了一点儿吧,以九戒的定力,如果进去的话,恐怕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百里守约的话让秦羽还有老强良和老貔貅一下子将目光转到了他的身,将百里守约看的心里直发毛。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百里守约被众人看的是头皮发麻,不过他还是强撑着问众人为什么这样看自己。

    “百里叔叔,看来你还有一颗不老的心啊,竟然还想着那种事情,这座阵法是对你内心深处的最真实的写照,也是说你最想要得到什么,会看到什么,你这样是不是……”

    秦羽的话还没有说完,百里守约立马捂住了秦羽的嘴,然后嬉皮笑脸的看向了火凤。

    “凤儿,你不要听他胡说,我可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这个我敢对天发誓,如果我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让我天打五雷轰!”

    咔嚓――

    百里守约的话音刚落,一道雷电劈在了他的身,百里守约艰难的抬起头,想要看看天为什么要劈自己,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以来又迎来了一道雷电。

    咔嚓――

    又一道雷电落了下来,直接打在了百里守约的脑袋,一下子将百里守约给弄懵逼了,完全不知道这道雷电是什么意思。

    “这一次不敢胡乱说话了吧?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那?别忘了当年你是怎么得到我的。”

    火凤对着百里守约白了一眼,对于百里守约会挨劈这件事情她早猜到了,这里可是神罚城,是秦羽的地方,只要秦羽说让百里守约挨劈,那么百里守约肯定是弄躲不掉的。

    “我……我真的……真的没有……没有……”

    咔嚓――

    百里守约还想要说什么,然而天又有一道雷电劈了下来,一下子将百里守约给劈懵逼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百里守约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说谎,但是这接二连三的雷电却好像是在告诉其他人他说谎了一般,这让百里守约是百口莫辩。

    “凤儿,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

    咔嚓――

    又是一道雷电劈了下来,不过这一次百里守约却是看出来了一点儿门道,每一次他说话时,秦羽总是会动一下,接着会有一道雷电落下来,算百里守约是一头猪,也知道这些雷电都是秦羽弄来的。

    “秦羽小子,你竟然敢这样整我,是不是不想活了?”

    知道原因的百里守约好像是一头发怒的小豹子一般,猛然的蹿向了秦羽,然而秦羽大手一挥,直接将百里守约收进了世界之,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那些闯关之人的身,好像百里守约的消失和自己无关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阵法之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是不管进去多少人,是没有一个人走出阵法,这样以来却是吓到了一部分人,这些人看到一直有人进入阵法,但是却没有人离开阵法,于是这些人悄悄的离开了。

    他们虽然也希望自己能够进入神罚城之,但是像这种不知生死的考验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太过于犀利了一些。

    “不是吧,竟然还有人在那里发花痴,而且这女的长得也太丑了一些吧。”

    在秦羽以为终于可以安静一会儿时,张明的声音传了过来,秦羽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还好的是张明较有自知之明,看到秦羽皱眉头以后立马消停了下来,根本不给秦羽对他发火的机会,好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站在了秦羽的身后。

    看到大家都不说话以后秦羽才将目光转移到了阵法之,敢进入阵法的人基本都已经进入了阵法之,那些人现在是千姿百态的,因为阵法是根据他们心底最终的欲望引发出来的,所以这些人现在看去好像是傻子一般。

    一些人不断的大声叫着“本神王怎么怎么样。”有的人在不断的呼喊着某一个人的名字,或者是抱着自己的臭脚在那里不停的亲吻着,好像是在亲吻自己的爱人一般,总之这些人什么姿态的都有,看着他们好像是在看一本人生百态一般。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