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丹武神帝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修炼《血神经》
    “血海不枯,冥河不死!”这句话曾是冥河老祖的真实写照,谁如果能想要击杀冥河老祖,那必须得先将血海蒸干,只有血海被蒸干了,才有可能将冥河老祖给灭了。三寸人间

    而现在秦天正在炼化血海,并且这个血海和冥河老祖炼化的那一片血海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只要秦天能够将这片血海炼化,秦天不找死的情况下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除非是秦天自己找死,一下子得罪了三名以的圣尊境强者,这样的话三名圣尊境强者联手可以将这血海蒸干,如果仅仅是得罪了一名或者是两名的话,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不过秦天想要将血海炼化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先不说这一片血海是那么的庞大,是秦天的功法,想要炼化这一片血海都非常的难,除非是秦天能够将冥河老祖的《血神经》修炼到第七层,这样的话炼化这一片血海容易的多了。

    “《血神经》不愧是当年冥河老祖修炼的功法,起一般的功法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而且修炼出来的圣力是那么的霸道,还好的是我以前修为还算雄厚,不然的话想要快速的修炼成功可难了。”

    秦天感觉到体内的那一丝血红色的圣力在不断的吞噬着自己以前修炼出来的圣力时并没有太过于担心,反而兴奋了起来,毕竟这代表着他修炼的《血神经》等级自己以前修炼的功法要高一些,而且他现在只想赶紧将《血神经》修炼到第七层,只有将《血神经》修炼到第七层以后,他才有机会将这片血海炼化,他才能够完成修罗道的考验,成为修罗道的道主。

    不过哪怕现在秦天修炼《血神经》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但是想要快速的修炼到第七层也是得需要一段时间的,只是秦天也不敢确定自己在修罗道的考验时间内能不能将《血神经》修炼到第七层,毕竟第七层实在是太难以修炼成功了。

    像是秦天,从进来以后开始修炼《血神经》,但是现在他也只不过是修炼到了第二层而已,距离第三层都还得需要一段时间,更加不要说是第七层了,那更是遥遥无期的事情。

    “不行,天儿这样下去想要将这片血海炼化恐怕用数年,数年以后这里会变成什么模样谁还会知道呢?说不定早被这修罗道给同化了,看来我得帮天儿一把了。”

    秦羽看秦天修炼的速度确实不是太快,不禁有一些心慌慌了,马想要了帮助秦天一把。

    秦羽是那种想到做的人,而且现在情况危急,呢容不得他再多想其他的东西。所以赶紧将自己的神魂之力输送给了秦天。

    现在秦羽能够对秦天帮助最大的地方是将自己的神魂之力输送给秦天,只要秦天的神魂之力提升去了,对他的修炼才会有更大的帮助,所以秦羽在看到秦天修炼的速度不是很快时,立马将自己的神魂之力输送给了秦天。

    有了秦羽的神魂之力加入,秦天在修炼时如虎添翼,很快修炼到了第三层,再加他本身的修为,没多久又突破到了第四层,不过第四层是一个分水岭,在第四层之前只要不太笨,都可以修炼成功,但是第四层以后没有那么简单了,想要修炼成功没有一定的慧根还真的做不到。

    还好的是秦天本身不笨,再加秦羽输送的那些神魂之力,他修炼起来也并没有第四层之前难多少,只不过短短的一刻钟而已,秦天的《血神经》突破到了第五层。

    并且第五层也没有停留多长时间,也是突破第四层时多用了三五分钟而已,直接又突破到了第六层,不过第六层突破到第七层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又是一个分水岭,第四层是《血神经》的一个小分水岭,而第七层则是一个大分水岭,在第四层之前《血神经》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攻击力,而在第七层之前,是没有机会号称不死不灭的,只有达到了第七层,才有机会炼化这片血海,成为真正不死不灭的存在。

    “呼……一定要加油了,这虽然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不过有父亲的帮助,我一定可以很快修炼到第七层的,而且父亲一定对我有很大的期望,我一定不能辜负了父亲对我的期望。”

    整理了一下情绪,秦天又开始突破第七层,如果突破第四层时秦天遇到的屏障是一扇小破木门的话,那么这第七层是一扇巨大的青铜门,秦天将身所有的血圣力都击在了一起,在庞大的神魂之力的带领之下,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了通往第七层的大门。

    不过这扇青铜大门好像是恒古不化的存在一般,任由秦天怎么去冲击,都没有一丝效果,这让秦天突然有一丝泄气。

    他都已经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了,然而却一点儿用处都没有,这让秦天不禁有一些想要放弃的念头。

    “怎么?这准备放弃了吗?你确定你是我秦羽的儿子?我秦羽的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容易放弃了,人生的路不知道还有多长呢,这只不过是遇到了一丝丝困难而已,竟然想要放弃,如果你真的想要放弃,那么以后你不要再说是我秦羽的儿子了,我丢不起这个人。”

    在秦天想要放弃时,秦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这时候秦天的心一凝,刚才想要放弃的心立马被收了回来。

    秦羽说的对,这只不过是人生之路面的一个小坎儿而已,如果这他放弃了,还真的不配做秦羽的儿子。

    想到这里秦天立马又打起精神来,凝炼着圣力还有神魂之力冲击着那扇青铜大门,不过不管秦羽怎么冲击,那一扇青铜大门都屹然不动。

    不过这一次秦天倒是没有放弃,一次性不行的话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三次不行四次,只要那扇青铜大门还没有被冲击开,秦天在那里不断的冲击。

    秦天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冲击了多少次那扇青铜大门,他也记不清楚自己这是第几次失败,但是秦天有一种信念,那是他一定可以冲开这一片阻挡他前进的大门。

    他的信念还是非常坚定的,而且又有秦羽给他做后盾,所以这一扇青铜大门虽然较坚强,但是最后还是倒在了秦天的冲击之下。

    咔嚓――

    只听到一声脆响,那一扇青铜大门终于被秦天给冲击出了裂纹,接下来的情况容易多了,没有几下那裂纹被秦天给冲击成为了一个洞,最后整座青铜大门都被秦天给征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