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娶公主之开始
    燕飞认为自己在不同的世界生活就是不同的人生,在每个世界里他都拥有着自己的生活。既然在十七世纪这里娶了老婆那就要认认真真的去做。

    这年头结婚就讲究一个面子,为了面子燕飞送出的彩礼很多。

    包括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盏的玻璃风灯,这种在百货商场里每个售价高达三十两银子的玻璃风灯可是富豪之家最喜欢的东西。这可比蜡烛灯笼强上一万倍。

    从现代世界运来过来的布匹足足装满了九十九辆卡车。全都是大红,金黄等等色彩绚烂的高档货色。

    同样是从现代世界买来的各种金银饰品,珠宝首饰,玉石雕刻,珊瑚象牙多达九百九十九件。

    最奢侈的就是一颗足有十克拉之重,从荷兰珠宝公司花费了一千五百万买来的纯净透明的鸽子蛋钻石戒指。当然还有包括项链耳环在内的全套钻石首饰。

    像是三牲,海味,大饼,四色糖,酒水,装满干果的帖盒什么的都是从十七世纪筹集。

    至于鱼则是直接在渤海湾里抓了一头小鲸鱼用卡车一路运送过来,足够让皇宫里所有人全都美美的吃上一顿。这个时代里的海洋生物极为繁盛,海湾里的鲸鱼多的是。

    而像是各种水果什么的全都是燕飞从现代世界带过来。苹果香蕉桔子葡萄芒果凤梨草莓杨梅荔枝樱桃香瓜雪梨等等等等。不管什么季节不季节的,全部都是一样一卡车的送进皇宫。

    各种鞭炮烟花是燕飞从烟花厂里直接订购,并且找了一批火枪兵们突击学习了使用方法。等到娶老婆那天就会燃爆全城。

    如果说前边的那些东西让所有人都为燕飞的能力之强大而折服,出手之阔绰而艳羡的话。当燕飞送上真正聘金的时候,真真是轰动全城,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要说现在的燕飞最不缺的是什么,在洗劫了东瀛之后他最不缺的除了大米之外就是白银。

    燕飞送聘金的时候没按两来算,而是按照吨来计算。

    克,一吨差不多就是两万七千两银子。而燕飞则是直接送上了整整一百吨!

    燕飞调集卡车一辆拉十吨也用了足足十辆卡车才装完。当这些卡车拖着用铸模机冲压出来的一两一个的银元在皇宫门前垒成一座银山的时候,整个京城里的人都被燕飞的豪富与大手笔给刺激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二百七十万两银子的巨额财富已经快赶上前些年朝廷的岁入了。这么一大笔巨额财富被当做的聘金,不但燕飞面子足了坤兴公主更加是极有面子。

    更别说之前燕飞就表示过用朝鲜和东瀛作为聘礼。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说说不可能真的将这么大的土地交给皇家,可名声上却绝对是让坤兴公主感觉非常满足。千年史书上再也没有能比她更加风光大嫁的公主了。

    燕飞有很多很多白银,非常之多。不提之前在北方各地以及覆灭满清的时候收缴到的白银,也不说百货商场里每天用海量物资换来的大量白银。单纯是燕飞去朝鲜和东瀛的搜刮就为他带来了数不清的贵重金属。

    而且此刻身在东瀛的郭破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遣船队送回来从东瀛各地搜刮的大米与贵重金属。

    燕飞总是把黄金带回现代世界出售,而白银因为卖价低所以都是留在这边使用。

    理论上来说还要送黄金的,不过燕飞不想给黄金所以就加大了白银的数量做弥补。果然,一整座的银山彻底迷花了所有的眼睛。

    所有的礼仪都已经完成之后,终于来了最后迎亲的那一天。

    燕飞也是第一次经历结婚这种事情,完完全全的没有经验。不过这种事情很简单,现代世界网络上发个帖子有的是热心网友们帮忙回复给建议。

    各种各样的建议都有,总结起来就是一定要热闹,欢欢喜喜的那种。而燕飞的性格比较自我,加上他父母过不来也不知道,所以干脆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他自己的意思去办理。

    迎亲这一天,从早上开始京师城内的鞭炮声就响个不停。城内城外都回荡着密集不绝的鞭炮声响。

    而城内燕飞府邸所在的那条街和附近的几条街道上摆满了足足九百九十九桌流水宴。全都是真正的大席面,鸡鸭鱼肉摆满桌,去酒楼吃的话至少好几两的那种。

    京城里众多的百姓们早就期盼着这天的到来,什么礼物都不需要送,只要过来说吉祥话就能在一旁等着。只要凑够十二个人就开一桌大鱼大肉管吃管饱的宴席。

    除了不能打包带走之外,随便敞开肚皮吃,有能力的话把燕飞吃穷算你有本事。

    为了维持这些流水席,整个京师各家酒楼里的大厨帮闲打荷都被燕飞给召集过来帮忙。甚至是大户人家里的厨子皇宫里的御厨都被燕飞拉了出来做菜。谁也不敢不给燕飞面子,喊谁谁来。

    这种流水席会一直开满七天,日夜不停随便来吃。燕飞从现代世界买来了大量的素材,根本就吃不完。

    当然了,这种流水席只有那些很少能吃到油水的平民百姓们才会去吃,真正有身份的人像是朝廷大员,皇亲国戚,各家勋贵们都是准备去燕飞的府邸赴宴。

    历经燕飞一次次的清洗之后,皇亲国戚与勋贵们虽然已经被燕飞处理的差不多了可还是剩下一些顽强的存在着。像是一些史书记载忠义的,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燕飞到也没对他们赶尽杀绝。虽然剩下的不多了可终究还是有一些。

    至于朝廷官吏,大明什么都缺就特么的不缺想要当官的读书人。不管燕飞之前杀掉多少流放多少,总会有更多的人急不可耐的填补上之前的空缺。

    这些人要么是刚刚上任还没来得及表现出自己的本质,要么就是畏惧燕飞的冷酷无情不敢伸手。所以暂时还都能继续待在自己的位子上而不是被干掉或者流放。

    燕飞为了热闹,别的事情也不管直接就给所有人都发了请帖。拿着燕飞的请帖,一边是公主一边是权势滔天的大都督,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谁敢不去?

    不过让这些人感觉疑惑的是,以往娶亲办宴席都是在晚上,大家吃好喝好拜完天地之后就可以送新娘子进洞房。可燕飞却是邀请大家中午就出席,更有意思的是出席的地方不是燕飞那翻修一新的宅邸而是在城外的大军营里。

    “汝玉兄。”手里拎着个礼盒的史可法看向自己身边的倪元璐疑惑询问“这大都督究竟是在想什么?哪有大中午就宴请宾客的还是在军营里面。天家公主下嫁怎可如此儿戏?”

    “不是下嫁,是大都督娶亲。”双手背在身后的倪元璐微微摇头“这一点千万不可弄错。至于别的事情大都督自然是自己的打算,咱们做客的尽管吃喝就是。”

    倪元璐比史可法大上几岁,不过两人却是崇祯元年的同科进士。

    虽说倪元璐现在是内阁首辅而史可法只是个很多人搞不懂的铁路筹建委员会主任,顶多是挂着个兵部右侍郎衔。可因为互相都敬佩对方为人,所以都是表字相称。

    都是朝廷重臣,不过两人今天都没有乘坐马车而是选择步行让侍从仆役们都在后面跟着。因为倪元璐说想要看看京师百姓们的生活最近怎么样。

    “若说到武勇,阅遍史书也找不到比大都督更加勇冠三军的。”史可法看着精神面貌截然不同的京师百姓,轻叹口气“屠城灭国,擒其君王献于厥下这种事情在大都督这里都是易如反掌般的简单。那满清建奴为祸大明数十年,可大都督几个月就将其连根拔起,这份旷世之功我是敬佩的。”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了。”倪元璐摇了摇头让史可法别再说下去了。双方都很熟悉,史可法接下来想要说什么他已经很清楚。无非是不重皇权有权臣之心云云。

    “大都督太过跋扈。”史可法捏着拳头,目光之中流露出怒意“居然强迫陛下去参加婚宴,实在是没有丝毫君臣之礼。”

    “陛下女儿出嫁,亲自去参加婚宴也不算什么。”倪元璐轻叹口气,看着街道上面带喜悦之色的百姓们,目光复杂“大明现在很好,真的很好。所以绝对不要再有任何的动荡了。”

    此刻被提到的崇祯皇帝正在御书房里大发脾气。因为按照惯例下嫁公主的时候皇帝是不会去男方家里的,顶多是在皇宫里接见驸马赏赐一些物品展示天威。可惜燕飞却不吃这一套,他直接要求皇帝皇后太子们出席婚礼。

    这要是换个人的话,崇祯皇帝早就下旨抄家灭族了。可燕飞却是他无比憎恨却又无可奈何的存在。

    燕飞手握重兵不说还掌控着朝廷的财政大权,朝廷里还有陈轩等一干附逆为其摇旗呐喊。这样的权臣是他所无法对抗的。

    至于号召天下兵马勤王,此刻除了燕飞控制区域之外全都是叛逆!燕飞这里至少还尊重皇权,南边福王那里就差直接登基了。

    “陛下。”皇宫总管王承恩小跑着来到御书房,看了眼被崇祯皇帝扔了一地的各种奏章急忙低头行礼“大都督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

    崇祯皇帝面色涨红,大口喘着粗气仿佛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御书房内的众多太监们全都被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不过最终崇祯皇帝并没有爆发,而是重重出了口气之后低喝“更衣!”

    燕飞接亲的车都是他从现代世界帝都的车行里借出来的,一水的大红色超跑。保时捷法拉利兰博基尼都有,打头的就是他自己开的那辆大红色柯尼赛格R。

    为了能让这些底盘超低的跑车能够在十七世纪的北京城里开起来,之前燕飞就已经重修了城外军营到皇宫以及到自己家宅邸的道路,一水的全新平整水泥路代替了之前已经破败不堪积满了污水垃圾的青石板路。

    早上燕飞在军营里检查了一番之前做好的各项布置之后,就带着一批培训出来的驾驶员开着车队离开军营一路来到了皇宫接亲。

    发动机咆哮犹如雷鸣的柯尼赛格R缓缓停在了皇宫门口,穿着皮鞋西裤白衬衫的燕飞下车之后带着同样装扮的迎亲队伍向着皇宫大门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