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霜舞天下 > 第552章 受他影响所致
    第552章受他影响所致

    邢悠然尾随阴子玄来到了望仙楼,看着她并未回到自己的闺房,而是直直往后山走去,心下便猜测,也许九儿的失踪与她有关。

    正准备跟上去,就听到望仙楼上师娘的声音传来:“是然儿啊?你大师兄差人送来的东海樱花今日开了,上来瞧瞧吧?”

    邢悠然刚一犹豫,就听师父也喊了一声,让他上去。无奈,他看了一眼已经失去踪迹的小师妹,转而上了望仙楼,陪着师父和师娘赏看那一树灿烂的樱花。

    邢悠然看似悠闲的喝着茶,眼眸则四处观看,并未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师娘,不知师妹……”

    “你小师妹一早不是出去找你了么?”师娘听问,白皙的脸上露出吟吟笑意道:“难不成,然儿没看到?”

    “也不是,”邢悠然也笑着,将手中的茶杯一点点的转着,轻声道:“这不,十里长街开街了,今日很是热闹,便想邀请师妹一起前去呢!”

    “原来这样啊?”师父轻轻饮了一口茶,也笑道:“我就说嘛,然儿心里还是记挂玄儿的……”师父的眸中,含有深意,是邢悠然明白的深意。

    他只是笑了笑,未曾言语。

    “来人,去看看小姐是不是下山了?”师父见了,吩咐身边的婢子。

    “禀门主,小姐刚刚已经回来了。”一边的婢子赶紧道:“似是……往后山的方向去了?”

    “后山?”师娘皱了皱眉,摇头笑道:“这孩子,总是痴迷于那些花花草草的,真拿她没办法。”

    “然儿喜爱花草,玄儿自幼也是受他影响所致啊。”老门主看了爱徒一眼,笑着道。

    “是徒儿不好。”邢悠然心急如焚道:“要不,徒儿去后山看看,师妹最近种了什么好看的花儿啊?”

    “好……”

    “别!”

    师父刚刚说了一个“好”字,便被师娘拦住了,她笑着起身道:“玄儿喜欢那些颜色各异的花草,平日里没有她的允许,是轻易不会让人去打扰她的。”

    “原来这样?”邢悠然只好作罢。

    “也罢,这樱花也赏了、茶也喝了,咱们……也去看看这十里长街如今的盛况?”老门主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衣衫,看向山下远处繁华的长街,道。

    “也好,我整日里闷在这里,是该乘着这盛会出去沾沾人气了。”师娘也起身,顺道吩咐一边伺候的婢女:“去,往后山将小姐唤出来,就说公子在楼上等她。”

    “是,婢子这就去。”那婢女弯腰屈膝行礼,转身往后山而去。

    “然儿稍等,你师妹很快就到了。”师父临走前,还不忘记叮嘱一声。

    “师父师娘慢走。”邢悠然弯腰抱拳,柔声道。

    看着师父和师娘走了,邢悠然急忙迈步往后山追去。

    九儿躲过了仓库门口的看守,一路跌跌撞撞往山下而来。

    刚刚走了没多久,就撞上了望仙楼的家丁:“站住!你是什么人?”两个家丁看到了手捂胸口的九儿,大声喊道。

    “我……我是……”九儿虚弱的仰起头道:“后山……有人闯入……伤了……伤了……小姐!”

    “小姐?”那俩家丁一听小姐受伤,便不再疑心有它,撒腿就往后山奔去。

    走路的时候,胸口的宝剑弄得她心头绞痛,她只能先找个地方将这宝剑去了,然后再寻找生机。

    摸索着来在了一处密林中,她紧紧靠着一棵大树站定,这才低头看向胸口插着的宝剑,低语呢喃:“还好,我算的比较准,没有直接刺入心脏,也不知,老天这次也会否眷顾与我?再次让我捡回一条性命?”

    呼吸越来越急促,她大口的喘息了好一会儿,这才伸手费力的将胸口的宝剑拔了出来:“啊……”

    剧烈的疼痛,让她仍不住惨叫出声!

    利刃带着她的鲜血,落在林间青草上,鲜红的血滴与碧绿的草木相迎,是那么的好看而残忍。

    紧紧捂住伤口,她觉得自己的呼吸不再是从鼻腔出入,而是打伤口一点点进出!透心的痛,让她开始头晕目眩,她拼命保持着脑袋的清醒,提着一口气往山下缓缓挨着走去。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眼前虚幻,脚步虚浮,再也走不动了,一口气提不上来,摇摇晃晃倒了下去,顺着山坡一路向下滚去。

    邢悠然一路往后山疾步而去。奇怪的是,今日的望仙楼,除了前院有人值岗守卫,后山几乎看不到人影。

    以前,百花谷刚刚有个雏形的时候,他和师妹在这后山种过一些花儿,培育过一些新品种。这一晃都好几年了,他忙于谷中之事,很少再上来这里。

    转过弯弯曲曲的山路,远处一片火红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驻足而立,心下疑惑:“莫非,师妹一直在种植血幽兰?”

    刚刚准备过去看看,就听到有吵嚷声。他急忙扭头,才看到有人抱着师妹,急匆匆往这边跑来:“发生什么事了?师妹这是怎么了?”

    邢悠然虽不喜欢师妹,但毕竟,她是自己的同门,见她被人抱着往山下跑,赶紧冲了过去。

    只见阴子玄双手捂着脸,鲜血从指缝见流出,染红了淡蓝色的衣袖,落在身上斑斑点点;她的叫骂与哭号声,也是一刻也没有停止!

    “师妹!师妹……”邢悠然伸手,接过那人手里的阴子玄,疾步往山下跑着,低头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到是师兄的声音,阴子玄忽然便嚎啕大哭,紧接着又是惨叫声连连,因为,眼泪落在了伤口上,疼的钻心!

    “是……是……”

    阴子玄终究是无法说出口!

    她不敢告诉邢悠然,是阿九伤的自己,因为这样一来,不就是告诉他,自己抓了她?更何况,那贱人被自己洞穿胸膛,断难活命了。

    “是一条野狼!”阴子玄只好哭着说道。

    “野狼?”邢悠然大为不解,虽然这冥殇山上是有很多野兽出没,但都是在密林深处无人地带,这有人耕种和居住的地方,多年来从未曾听闻有野兽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