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版主网 > 修真小说 > 窃运仙途 > 第四百五十九章:讨饶
    咻!

    一道紫青色的灵力匹练一闪而过,紧咬着前方一道凌厉的黝黑剑光不放,速度令人咋舌。

    轰隆隆——

    剑光如丝,却惊人的灵活,在如同密林般堆集的萤石柱间游离穿梭,倒是其后那道灵力匹练,却蛮横得紧,将一路上拦路之物尽数摧毁殆尽,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很快便失去了剑光的视野。

    “该死!”

    灵力光罩崩碎,半跪在地的张元昊颇有些气急败坏地一拳锤在地面上,顿时轰碎周遭十丈方圆地表,令得数丈地势生生下沉三寸有余。

    “这种剑遁之术,速度也就堪堪与风雷翼遁法持平,甚至还略有不如,但是竟然这么灵活诡异,三次,足足三次……”

    张元昊缓缓直起身来,伏灵哗地从他衣襟中跃出,站在他肩上,道:“老爷,这不也恰恰说明,至少短时间内这人也没办法脱离此处,我们完全可以暂时放下恩怨,甚至付出一些代价,与其合作,换取一些此界之外的信息,哪怕是……一丁点信息!”

    张元昊眼皮微微跳动,“这倒不假,那人不过一个照面就知道我是个冒牌货,而且如此难缠,如果他的实力在那所谓的试炼修士之中数一数二也就算了,若是只算寻常……那……”

    说着,脸色越来越凝重。

    肩上,伏灵连连附和,地面上散碎零星的萤石所散发的光芒似乎微微一亮。

    ……

    “神像符!”

    听闻着远处黑暗之中传来的微弱轰鸣声,郑厉一怔,伸手便从面前虚空之中抓出一枚嗡嗡震动着的巴掌大小的怪异神像来,看着渐渐发出白光的神像,他的眼睛忽地一亮。

    “竟然被逼得动用神像符,莫非……”

    这般想着,郑厉背后倏地飞出一抹幽黑的剑影,刹那间,人剑同时化作一道残影,掠向远处。

    数十里开外。

    轰!

    一个方圆数十丈,深达数丈的大坑之中,忽地倒飞出一道身影,沿途嘭嘭撞碎足有七八根玉萤石柱,飞出足足百米才停下。

    “咳咳……”

    碎石烟尘之中,传来一阵重重地咳嗽声,借着朦胧光晕,隐约可见烟尘中缓慢爬起一个披鳞带甲的身形。

    远处,石坑之中升起一道五彩斑斓的灵力匹练,一个青面白须的皓首老头立于空中,双臂狭长如猿,隐隐透露出玉石色泽,双眸含煞,太阳穴高高鼓起,眉心、胸口、肚脐三处散齐齐散发光晕,透射出一粒蕴含斑驳四色的浑圆丹丸。

    “假丹……?”

    暗处,郑厉眉头一皱,心中活络开来。

    他同样也是假丹境,并凭借着对剑道的天赋修出一门剑道真意,是将来必定晋升结丹的存在。

    但观那白须老儿,也是假丹境,可是在这一境界停留了不知多久了,足足将四门术法修炼到了大成,虽然并未修出真意,虚丹无法凝实,但却饱满得可怕,其战力哪怕比起初入结丹境的修士都要强猛得多。

    “蒙灵教的玄阶煅体功法《小枢机白玉法体》!”

    一见那老头双臂,郑厉便窥出其出处来,心中暗道:这老儿横炼一身煅体功法,近战强悍,竟然能够正面击败那土著,蒙灵教中我竟然未曾听闻过此人,倒是奇怪!”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想来或许是蒙灵教上一辈或者上上辈的修士,闭死关想要突破结丹却没能成功,在寿命的尽头来死亡试炼之中碰碰运气。

    无独有偶,他黑木玄宗就有这么一位,单论辈分,现任黑木玄宗宗主都得喊其一声师叔,可惜此老天赋平平,靠着水磨功夫到了假丹,一样修成了四五门大成境界的术法,却迟迟领悟不得真意。

    不过即便如此,漫长岁月积攒下来的宝物,远超常人的浑厚灵力以及无不丰富的战斗经验,都让此老实力在黑木玄宗的试炼队伍中能排到绝对的第一。

    郑厉屏息凝神,死死盯着远处的局势,心中大声祈祷,最好让这两人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才好。

    延河星三大强宗平日里表面上虽是同气连枝,共同进退,但暗地里间隙可不少。尤其是蒙灵教和黑木玄宗,势力范围靠的近,上千年来大小摩擦不断,他们这些中下层修士之间的仇恨可不浅。

    蓦地,那修炼了古怪煅体功法的土著提起速度,唰地化作一道紫青电芒,与那蒙灵教的体修缠斗在一起。

    一时间,气压激增,巨石崩碎,乱石穿空,烟尘滚滚。从那如龙般滚滚烟尘中传来的拳拳到肉的恐怖撞击声却是如雷贯耳。

    嘭嘭嘭嘭!

    一连四次对撞,皆是十万公斤级别的交锋,四圈肉眼清晰可见的气环迅速扩张,扫倒大量玉萤石柱,裂石倒塌,又再度激起大片迷蒙烟尘。

    暗处,郑厉听得一阵牙酸,恍惚间却发觉打斗声距离自己好像越来越远,连忙隐匿身形着朝那边追去。

    “不好!”

    突兀地,郑厉面色剧变,身形恍若被雷电击中,刹那间麻痹了半边身子,惊愕恐慌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下一刻,一圈耀眼的光华以其所在之处为边界,涵括周遭近十里地域,轰然升腾而起,将几乎毫无防备的他正好圈在当中。

    “不好!”

    郑厉脸色大变,却是果断得很,面色霎时一阵殷红,浑身陡然燃起一团几近透明的血焰,双手握着黑鲸剑,一时间,方圆数里之内的空气都微微一滞。

    唰!

    一道疾速的剑吟一闪而逝,宛若滚滚乌云之中陡然绽放的一抹耀眼雷光,炸裂在人眼前。

    方圆数千米的大阵在这一剑之下都是轰然震颤,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仿佛随时都会为之崩碎。

    “道兄,来都来了,何必急着走呢?”

    就当郑厉双目圆瞪,再度蓄力正欲劈出第二剑之时,张元昊披鳞带甲的矫健身形从远处几个闪现便至,毫不客气地阻拦在其面前。

    身后,那原本给郑厉极大压力的白须老头也轻飘飘站定,双目凌厉,气势逼人。

    一刹那,冷汗便从郑厉双鬓冒出,心悬到了嗓子眼。

    “且慢!”

    郑厉一声暴喝,却是令张元昊一愣,看向他,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我不是你俩的对手,这次认栽了。这位蒙灵教的老前辈,我乃黑木玄宗常执事席下弟子,家师与贵教外门彭长老颇有交情,还望看在两派关系与家师薄面上手下留情,待回延河后郑某必有重谢!”